又一个WordPress站点

陈本善对自己都不真诚,哪里还会对他人真诚?-德鲁克博雅管理

作者:admin 2019-03-15

陈本善对自己都不真诚,哪里还会对他人真诚?-德鲁克博雅管理

陈本善


作者:王海杰
来源:致良知四合院(ID:zhiliangzhiSHY)
不少人听说过“王阳明”或者“阳明学”,也几乎没有人不知道“良知”二字。但对于“致良知”三个字,很多人却并不了解其中涵义。
“致良知”是阳明先生,基于孔子的“致知”和孟子的“良知”之说,在晚年提出的概念,它是阳明学的核心主旨。
阳明先生在讲学的过程中,曾这样对学生说:
“迩来只说致良知。良知明白,随你去静处体悟也好,随你去事上磨练也好,良知本体原是无动无静的。此便是学问头脑。”
——《钱德洪录》
每个人的心中都有良知,这是我们与生俱来的宝藏。致良知是在“自己心地良知良能上体认扩充”,“只在此心纯天理上用功”,“去得一分人欲,便复得一分天理”。
但我们该如何去得一分人欲、复得一分天理呢?
答案是从“真诚”开始做起,真诚是这个世界最稀缺的资源,真诚也是这个世界最宝贵的资源。致良知,首先就是“致真诚”。
01 打掉假我找寻真我
北京大学教育学院的文东茅教授,在2015年3月15日第一次邂逅致良知四合院,邂逅阳明学。对于这个特殊的日子,他可谓“刻骨铭心”。文老师说,那一天是他的人生打假日——打掉从前被蒙蔽的“假我”,开始找寻真正的自我。
学习致良知,文老师最大的体会就是“至诚”——最最诚心,最最诚恳。他打过这样一个比方:在学习致良知的过程中,我就是一个小孩,这个小孩听到别人说,那边有一块非常精美、特别好吃的蛋糕,就一下子扑过去吃了。吃完后因为觉得好吃,就把自己的小伙伴们都带来吃蛋糕了。
在学术界,研究阳明学的人很多,多数是把阳明学作为研究对象,但与自己的身心没有发生关联。然而,阳明学并非一种知识,阳明学回答的是人生本质的问题,阳明学给了我们一种改变的勇气和力量。
学习、践行阳明学,最重要的是有一颗真诚的心。正是因为文老师拥有一颗单纯质朴的童心,老实、听话、真干,所以他学起来就特别快,收获也特别多。
出生在农村的文老师,父母很早便过世了,乡亲们把他养大,顺利考上师范学校,又幸运地攻读了博士。41岁时就成为北京大学教育学院的院长,是当时北大最年轻的院长之一。过去,文老师一直觉得此生足矣,别无他求 —— 直到遇见致良知,让他知道自己还可以活出更精彩、更丰盛的下半生。2016年4月,在杭州西湖的致良知学习会上,他立志要让良知教育惠及亿人,自己要成为一名真正的教育家。
此后的文教授,仿若一日千里,每天都有新的变化,每天都是人生的新开始。2017年1月,在他的发起下,旨在推广良知教育的致良知涌泉学苑成立了,到今天,已有数万名教师、学生、家长参与致良知的学习。
文东茅教授学习致良知的感悟就是一定要“至诚”,有了至诚,才不会假知假行,真知一定会真行。
02 诚于己信于人明于事
美国作家卡耐基说:每个人的心门都是反锁的,只有自己能够打开。
芳子美容的总裁龚臣,是一位企业二代,他从母亲刘方的手中接过了这个家族企业。学习致良知,他最大的收获是脱掉了皇帝的新衣,找到了自己的真心。
一友问:“欲于静坐时,将好名、好色、好货等根逐一搜寻,扫除廓清,恐是剜肉做疮否?”
“这是我医人的方子,真是去得人病根。更有大本事人,过了十数年亦还用得着。你如不用,且放起,不要作坏我的方子。”
——《钱德洪录》
当龚臣读到这段对话时,心中笃定:先生,我相信你。于是,他就开始追问自己到底是好色、好名、还是好财?就这样,他不断深度挖掘自己,挖着挖着,有一天他突然发现:哎呀,龚臣好名啊。
龚臣是个很有口才的人,这十一年来,每次站到芳子姑娘们的面前,又或走到任何发言场所前,他都会先想:说者为了听者,听者想听点什么呢?他去家访员工的时候,首先也是想:面对员工的爸爸妈妈,自己应该怎样表现才好?第一句话、第一个表情该是什么?——表面上看是“要好”之心,其实是一颗强烈的好名之心。
阳明先生告诉我们,当我们有那颗好名之心时,就像心里种了一棵大树,上面晒不着阳光,下面的养分也全被这棵大树吸走了。好名之人,心里什么其他都容不下!
学习致良知之前,龚臣的心里就有一棵这样的大树。而当他真正挖掘到自己这点时,心中特别开心,简直无法用任何语言来形容这种感受。虽然不能说是恍然大悟,但龚臣确实找到了一个大病根。
“自知者明”,只有看懂自己,才能看懂别人,也才能看懂这个世界。自从龚臣看懂自己之后,他发现自己这颗心就开始活跃起来、灵敏起来,并且逐渐看懂了身边的人。他说:
我想到了芳子姑娘们,那么多年,我们不就是被这样一颗好名的心害了吗?我们处处要好,结果把自己包装了起来,装上了一个外壳。顾客来到芳子,渴望的本来是一份真诚。而我们,却带着假面具,把自己活成了小脚媳妇,唯唯诺诺,虚伪无比。彼此之间,都变得越来越虚假。汇报假问题,哪里有真答案?我们的一颗心,就这样被我们自己给蒙蔽了。活的很苦,却又无处可说,还要强装出一副开心的样子。我们这是为何?
阳明先生说过:
志于道德者,功名不足以累其心;志于功名者,富贵不足以累其心。但近世所谓道德,功名而已。所谓功名,富贵而已。
500年前的一段话,击中时弊。我们经常用一些好听的概念和名词装饰我们自己,连自己都欺骗了。需要不断地追问自己,才能挖出自己的那份深藏的“伪”。这份伪装,会让我们看不见问题,也会把那颗本来充满智慧和光明的心掩盖起来。于是,我们便开始不断外求各种各样的方式方法,解决的只是一些假问题,并非真问题。那些解决方式只能奏效一时,不能解决根本问题。
致良知四合院的创始人白立新老师赠给了龚臣这样九个字:诚于己,信于人,明于事。人们都希望把事情做好做对,但”明于事“的前提是信于人,有人信任才有团队,有了信任才有满意度。”信于人“的前面还有三个字:诚于己——对自己都不真诚,哪里还会对他人真诚?那一件“皇帝的新衣”,别人其实看得清清楚楚啊!
不自欺,不欺人,才能不被欺。说出去的谎言,其实不是欺骗别人,而恰恰是欺骗自己。诚于己,就是要将这层伪装的美丽外衣剥下,让自己看清自己的这颗本心。虽然这个过程会痛,但岂能明知是错还依然错行?
当我们选择“诚于自己”的时候,就会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力量从心底升起,看见自己的真心太重要了!孟子说过:学问之道无他,求其放心而已。当我们把自己丢失的心找回来,就是致良知,就是致真诚。
一个人,一辈子,如果连一天都不曾看清自己,将会是多么可悲的一件事!
03 良知是天然道德
清华大学的心理学系主任,彭凯平教授,曾举过这样一个例子,来说明我们的良知是一种天然的道德。
有四个人都叫张勇。第一个张勇下班回家的途中发现一处房屋起火,他不经思考,马上朝房屋的方向跑去准备去救火。第二个张勇,他思考了再三才去救火。第三个张勇,他不经思考就逃跑了。第四个张勇思考了再三之后才逃跑。
这四种人之中,哪一个人是最好的人?哪一个人是最坏的人?大多数人的答案是第一个最好,第三个最坏。
彭教授对此做了更进一步的实验分析。第一个张勇发现房屋起火,没有逃跑而是马上去救火,但他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件好事,直到被嘉奖。第二个张勇清楚地知道自己做了一件好事,并且早已准备去领奖。同样两种情境,都是去做好事,这两人之中哪个更好?彭教授找了各行各业上百人去评价,最后发现,人们普遍都倾向于认为:凭借直觉、快速去做好事的那种人,是最好的人。
彭教授做了很多类似这样的实验,实验中都重复了这样的结果,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现象?是因为我们的良知认为,当一个人凭直觉去做某一件事情的时候,他是“真我”的状态,他是“诚”的状态,他是在用“赤子之心”去做这件事情。他没有多想,他没有经过仔细地算计和权衡,这样的人最高尚,这样的人最真诚。
04 真诚是一种伟大的力量
在阳明学的世界中,良知是第一生产力。学习致良知以后,很多学员的内心都发生了微妙的变化。
比如,兰州的一位企业家李亚南,参加过一次致良知学习会之后,就把自己的微信头像从原来的风景画,改成了个人的正面头像,他感觉自己完全可以真实坦荡地面对这个世界。
同样是一位兰州的企业家杨勇奇,之前,他曾经特别苦恼如何处理与养子的敏感关系。但他现在明白了,只要以一颗真心相待,不管是打是骂,不管是笑是怒,对方都能感受到他那颗真诚的心,与家人之间的关系从此变得简单而又自在。
还有不少致良知的企业家,不约而同地有这样一种感受:过去,在公司里经常需要上台发言,每次都要准备发言稿,站上去读稿子的时候还经常磕磕巴巴的;现在讲话,不需要准备书面稿子,即兴发言,侃侃而谈,流畅自然,条理清晰。这是因为,他们说的话,都是从真心里流畅出来的,因而不需要特意准备,不要刻意修饰,汩汩流出,打动听众的内心。
真心,真诚,真的是一种伟大的力量!
阳明先生很伟大,我们同样也可以很伟大,因为“圣人之道、吾性自足”。阳明先生是我们的灯塔,也是我们的镜子。我们通过“读原文”与圣贤对话,这个对话的过程就是以阳明先生的心去映照自己的心。某天某刻,我们会觉得自己的心发光发亮了,就是找到自己真心的感觉。
阳明先生在《答顾东桥书》一文里,大声呼喊:
所幸天理之在人心,终有所不可泯,而良知之明,万古一日。
阳明先生认为天下之事首要就是“讲学”,而讲学的目的就是要唤醒天下人皆有的良知。
我们为什么要醒来?因为当内心反锁时,我们就等于自设牢笼,是在扭曲、为难自己的心。不管外表呈现多么大的瑞相给别人看,内心都是痛苦的。谁的痛苦谁知道,只有自己主动把心从里面打开,才会获得真正的充实和喜悦。
致良知就是打开心门的钥匙,就是一面让我们真实面对自己的镜子,就是让我们能够看清自己、看清别人和看清世界的亮光。
一灯能灭千年暗。
真诚是一种伟大的力量!
THE END